協助殘疾人士融入社會

15/11/2006

主席女士,為殘疾人士爭取權益這項議題,我相信已是連續第五年,為何同一項議題可以在議會內多次辯論呢?我相信這證明了多年來,政府仍未能切切實實地正視殘疾人士在交通及就業方面的需要。其實,在日常生活中,殘疾人士所面對的最大問題是高昂的交通費,加上殘疾人士可以選擇的交通工具較一般健全人士為少,而且更往往要接駁其他交通工具才可到達目的地。再者,殘疾人士的收入亦較一般市民為低,所以他們的車費開支相對地較一般人為高。因此,高昂的交通費,便成為了殘疾人士外出活動及就業的最大障礙。要減少殘疾人士在融入社區生活過程中所遇到的困難,以及鼓勵他們投身就業市場,我相信必須落實殘疾人士享有公共交通票價半價優惠等做法,讓他們在沒有特別經濟負擔的情況下,獲得平等機會融入及投入社會,並作出貢獻。

很多公共交通營辦機構均以殘疾人士的定義模糊及無法估計本港殘疾人士的數目為理由,拒絕為殘疾人士提供票價優惠。其實,這些交通營辦機構所考慮和關心的問題,我相信是財政問題多於其他。本港多間交通營辦機構包括九鐵、九巴、新巴及城巴等,每年均有盈利,而且數以十億元計。根據政府2 00 1 年的資料及?生署的文件,現時全港約有27 萬名殘疾人士,佔整體人口不足4%。在這情況下,對於那些盈利豐厚的交通營辦機構來說,這些優惠根本可說是微不足道,我看不到它們有何理由不提供這些優惠。

此外,要計算殘疾人士的數目其實並不困難,因為自19 9 9年開始,?生福利及食物局(“ ?福局”)已向殘疾人士簽發登記證,為持證人士提供文件,以證明他們的殘疾情況,而自2 0 0 5年7月開始,?福局亦為殘疾人士引入備有已改良防偽標記的新登記證,用作識別殘疾人士,以便提供票價優惠。由此可見,這個問題的癥結在於公共交通營辦機構是否願意向殘疾人士提供票價優惠,而不是在於殘疾人士的身份難以界定。

早前,政府曾向研究殘疾人士的交通需要及為他們提供公共交通票價優惠的事宜的小組委員會提出建議,透過“照顧者計劃”向殘疾人士提供票價優惠,即向須陪同殘疾人士使用公共交通服務的人提供票價優惠。雖然這個票價優惠方案違反《殘疾歧視條例》(第4 8 7 章)的可能性最低,但這項計劃未能完全照顧殘疾人士的需要。以一些獨居的殘疾人士為例,他們往往因而被排除在計劃之外,而且這種做法亦涉及不公平的問題,違背促進殘疾人士融入社會的目的。再加上要界定殘疾人士是否須有陪同者一起乘坐交通工具,預期會遇到很大困難,因此,我並不支持這種做法。

要為殘疾人士創造平等和無障礙的社會,票價優惠計劃應涵蓋所有類別的殘疾人士。我同意加快落實向殘疾人士提供票價優惠的程序,先向領取傷殘津貼及已喪失1 00 %謀生能力的人提供票價優惠,然後再就其他殘疾人士的組別提出其他建議。政府不應一拖再拖,以免令殘疾人士享受票價優惠的日子變得遙遙無期。在有需要的情況下,政府應修訂《殘疾歧視條例》,訂明分階段選擇性地向殘疾人士提供票價優惠,並不會違反《殘疾歧視條例》。

至於改善殘疾人士的交通設施方面,沒錯,九巴、新巴及其他巴士均採用了地台設計,幫助殘疾人士上落,但我們看到火車及地鐵等交通工具的月台位置,卻依然對殘疾人士的上落造成不便。我相信政府必須加大力度進行監督,務求做到無障礙交通,以幫助殘疾人士進一步融入社會。

主席女士,至於復康巴士方面,同事剛才已經說過,巴士的數目似乎有所增加,但觀乎現時有9 2 輛每天行走6 0 條路線的復康巴士,只要稍作計算,每名殘疾人士每年平均使用其實不足3 次。試問這樣怎可以應付現時殘疾人士對復康巴士的需求,以及協助他們融入社會甚至找到工作呢?政府應在這方面加大力度,並投放資源多做點工作。

在推行殘疾人士就業配額方面,雖然本港現時已有《殘疾歧視條例》保障殘疾人士的權利,令他們不受歧視,但卻未能增加他們的就業機會。現時本港殘疾人士的失業率長期處於約12 %,即使有工作機會的殘疾人士,他們亦往往處於工時長、薪金低的情況,因而有欠理想。在這情況下,作為香港最大的僱主,政府應該牽頭以身作則,主動制訂聘請殘疾人士的指標,聘請不同類別及一定數量的殘疾人士,以鼓勵全港的公共或私營機構和大企業等聘用殘疾人士。

主席女士,我認為任何與殘疾人士有關的政策,均應從讓他們獲得平等機會的角度出發。所以,為殘疾人士提供票價優惠及改善交通設施,讓他們可以無障礙地融入社會,實在是無可厚非的。如果殘疾人士所面對最基本的交通問題也無法解決,又怎能鼓勵他們自力更生呢?因此,我期望政府今年會落實回應這數年來殘疾人士對交通及就業方面的訴求,認真地為他們做點工作,而不要再拖拖拉拉,以免明年這項議題又再一次在議事堂內提出。

多謝主席女士。

 

 
更新日期: 2008-11-13